拖累本土国防工业,扶桑新一艘宙斯盾舰下水

2019-09-14 作者:军事军情   |   浏览(99)

  参考消息网8月17日报道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8月15日发表了题为《日本国防工业继续增长,但是否面临风高浪急?》的报道。

  来源:参考消息

  报道称,日本本土国防工业依然能持续从美国政府获得数量可观的合同,但是,由于通过美国对外军售计划采购的高价产品开支较高,且日本挺进全球武器市场的前景依然模糊,担忧仍然存在。

  据日本《产经新闻》7月31日报道称,日本海上自卫队新型“宙斯盾”舰下水仪式30日在横滨市内举行,新舰被命名为“摩耶”号,预计2020年3月服役。海上自卫队计划拥有8艘“宙斯盾”舰,“摩耶”号为第7艘。“摩耶”号将首次具备实时共享敌方导弹、飞机位置的“协同作战能力”(CEC)。报道认为,在日本周边空域不断受到威胁的背景下,日本需要建立起世界首屈一指的防空能力。

  报道表示,日本防卫省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的上一财政年度,日本十大国防承包商获得了价值75亿美元的合同,其中9家入选《防务新闻》周刊百大国防承包商名单。两家承包商登上名单前50位,即三菱重工公司和川崎重工公司。

  报道称,曾担任海上自卫队护卫舰队司令的池田德宏表示:“‘宙斯盾’舰是象征一个国家军力的‘超级力量’。威慑力和运用效果不可估量。”CEC是一种即使自己舰艇雷达没有探测到,只要己方其他雷达探测到就可以拦截的网络系统,是海上自卫队多年来的心愿。池田说:“比起依赖一艘舰艇的探测能力来,共享多艘‘宙斯盾’舰情报,更能为拦截争取时间。”

  报道称,日本企业目前参与的项目包括新型自行火炮、装甲车、日本陆上自卫队步兵战车,且海上自卫队将获得更多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宙斯盾”驱逐舰、多功能驱逐舰和潜艇。

图片 1

图片 2

  图为下水仪式后在拖船帮助下出港的“摩耶”号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确定搭载CEC的只有“摩耶”号和2021年服役的第8艘新型“宙斯盾”舰,但防卫省还考虑与航空自卫队的E-2D预警机和美军舰艇共享情报。报道认为,日本周边国家正在迅速增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力量,要进行对抗,离不开日美构建高度的拦截网络。

  资料图片:日本海自金刚级驱逐舰“妙高”号,由三菱重工建造。(图片来源于网络)

  “摩耶”号也是首艘服役时就具备弹道导弹防御(BMD)能力的“宙斯盾”舰。它搭载最新的战斗系统,具备发射日美两国正在联合开发的“标准”-3 Block 2A新型拦截导弹的能力。与现行的Block 1A相比,Block 2A射程约提升一倍,可以在更安全的海域开展拦截作战。

  报道称,不过,出于对中国迅速发展的军事实力以及朝鲜核武器与弹道导弹项目威胁的担忧,人们越来越担心,由于日本采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F-35隐身战斗机和弹道导弹防御相关系统等高价防御武器时,越来越依赖美国对外军售计划,本土公司能获得的国防预算份额将减少。

  另据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7月30日报道成,随着日本继续加强防务力量,该国首艘拥有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新型导弹驱逐舰进行了试水。

  防务省数据显示,日本2016财年通过美国对外军售计划采购的武器装备开支比2011财年增加10倍,从3.9亿美元增至44亿美元,创下了纪录,不过本财年这一数字将略有下降,预计为36亿美元。

  美媒援引日本防卫省的说法称,日本海上自卫队订购的2艘27DDG级驱逐舰中的第一艘“摩耶”号在位于横滨的日本海事联合公司矶子造船厂举行了下水仪式,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出席了此次仪式。

图片 3

  报道称,这艘新型驱逐舰重8200吨、长170米,配备了“宙斯盾”基线J7战斗系统和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生产的AN/SPQ-9B雷达系统,该雷达系统能够在强干扰环境中发现并追踪低空飞行、高速及难以侦测的反舰导弹目标。“宙斯盾”基线J7战斗系统相当于日本版的“宙斯盾”基线9/BMD 5.1系统。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这款驱逐舰还能够发射目前由美国和日本联合研发的用于弹道导弹防御的“标准”-3 Block 2A导弹。同时,日本也被视为是“标准”-6导弹的潜在客户,这种导弹可用于对付空中、水面和某些类型的弹道导弹目标。

  资料图片:日本海自装备的苍龙级柴电潜艇。(图片来源于网络)

  日本报纸《每日新闻》此前曾报道说,27DDG级驱逐舰将配备协同作战能力系统。根据一项价值15亿美元的对外军售计划,美国国务院在2015年8月批准日本采购协同作战能力(CEC)系统。该军售案还包括“宙斯盾”基线9系统、AN/SPQ-9B雷达系统和其他与这2艘战舰相关的设备。

  报道称,增加美国对外军售计划开支给日本政策带来了压力,政策要求加强本土国防工业,在满足国防需求方面实现自主。

  该报还报道说,日本正考虑为其由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生产的E-2D“鹰眼”预警机装备CEC系统,这样可以把飞机和战舰的侦测及追踪传感器连接起来,为战舰和战斗机提供“综合火力控制能力”,以抵御空中和导弹威胁。

  在自主政策下,日本国防工业生产了当前服役的所有日本海上自卫队舰只,直到最近,日本战机都是自主生产的,不过这种情况随着三菱F-2战机的停产于2011年告一段落,F-2是根据美国洛马公司F-16“战隼”战斗机进行大幅改造及加大尺寸的战斗机。

  日本订购了4架E-2D“鹰眼”预警机,这些预警机都将于2020年交付。

  报道称,日本国防工业追求自主的障碍之一在于,由于日本国防市场很小,且需求独特,本土产品采购及维持成本较高。

  预计“摩耶”号驱逐舰将在2020年进入日本海上自卫队服役,迄今尚未命名的第2艘该型驱逐舰将在2019年下水,2021年开始服役。

图片 4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日本空自装备的F-2战斗机。(图片来源于网络)

  [延伸阅读]军情锐评:高度警惕!日本新宙斯盾舰或可削弱中国反舰威慑力

  参考消息网8月7日报道 据日本《产经新闻》7月31日报道称,日本海上自卫队最新一艘“宙斯盾”战舰下水仪式于7月30日在横滨市举行,该舰被命名为“摩耶”号,预计将于2020年3月服役,该舰的最大卖点是搭载了“协同作战能力”(CEC)系统。曾担任海自护卫舰队司令的池田德宏表示:“‘宙斯盾’舰是象征一个国家军力的‘超级力量’。威慑力和运用效果不可估量。”那么“摩耶”号的作战能力究竟如何?是否有宣传的那么强大?对日本海自的战力提升又有何帮助?本文就此为您简析。

  舰名继承二战日本重巡 最后被美潜艇击沉

  此次下水的日本最新驱逐舰“摩耶”号(舷号179),为日本海自装备的第7艘“宙斯盾”战舰,其舰名实际继承自二战日本海军的高雄级重巡洋舰3号舰“摩耶”号,和此前服役的6艘“宙斯盾”战舰的舰名一样,均有浓厚的“军国主义复兴”意味。最早服役的4艘金刚级驱逐舰除3号舰“妙高”号(二战妙高级重巡)、4号舰“鸟海”号(高雄级重巡4号舰)外,另外2艘均沿用了二战金刚级战列舰的舰名(“金刚”和“雾岛”)。之后的2艘爱宕级(又称“金刚改”)驱逐舰,舰名分别继承自高雄级重巡2号舰“爱宕”号,以及妙高级重巡“足柄”号。

图片 5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二战日本重巡“摩耶”号的模型封绘图,该舰的艏楼前只有2座主炮塔,比姊妹舰少一座。(图片来源于网络)

  二战“摩耶”号重巡的名称源自日本兵库县的摩耶山,其所属的高雄级(首舰名称源自京都附近的高雄山,与台湾高雄市无关),是二战前日本建造的最后一级“条约型重巡”(吨位和舰载火力受华盛顿海军条约限制),日本则称其为“最强条约重巡”。“摩耶”号重巡全长203.7米,满载排水量1.27万吨,最大航速35节,火力配备包括4座双联(共8门)50倍径203毫米主炮,6座双联127毫米高射炮,4座四联610毫米鱼雷发射管等。受20世纪20年代末开始的经济危机影响,当时负责建造工作的川崎神户造船厂几乎破产,后来在日本海军的介入下勉强动工,竣工后的“摩耶”号的主炮火力实际要弱于另外3艘姊妹舰(均配备有10门203毫米主炮),但相应增强了防空能力,在整体作战性能方面,该舰在当时世界上处于先进水平。

  “摩耶”号于1932年6月投入服役,于1937年7月参加了日军入侵中国海南岛作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曾先后参与日军入侵马来西亚、菲律宾、瓜达尔卡纳尔岛、阿留申群岛、马里亚纳等一系列战役。1944年10月,“摩耶”号随另外3艘姊妹舰一同参加了莱特湾海战。当年10月23日,其所在的日军舰队在巴拉望岛水域被美海军潜艇发现,其中“摩耶”号被美军“鲦鱼”号潜艇误认作金刚级战列舰,在通过巴拉望水道时连续被4枚鱼雷命中,短短8分钟内就沉没了,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图片 6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2018年7月30日,“摩耶”号(179)导弹驱逐舰在横滨举行下水仪式。(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天的“摩耶”号驱逐舰继承这一舰名,恐怕是沾不到“前辈”的光。果不其然,在7月30日的下水仪式上,布置于舰艏的彩球未能顺利打开,这无疑不是个好兆头。“摩耶”号导弹驱逐舰全长170米,标准排水量8200吨(满载排水量将超1.1万吨),尺寸虽与“前辈”不相上下,但作战能力早已今非昔比。除一门127毫米舰炮,和96单元垂发导弹系统外,该舰将搭载“宙斯盾”基线J7战斗系统(相当于美军的“宙斯盾”基线9系统,具备海上反导能力)和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生产的AN/SPQ-9B雷达系统,该系统能够在强电子干扰环境中发现并追踪低空飞行的高速反舰导弹目标。

  新舰能借预警机隔山打牛 CEC系统成力量倍增器

本文由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军事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拖累本土国防工业,扶桑新一艘宙斯盾舰下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