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土三方竞争叙哈Rees堡,土耳其共和国还要有

2019-12-19 作者:军事资讯   |   浏览(77)

  [文/观察者网特约专栏作者 尤金少将]

问:美俄土三方角逐叙利亚,巴沙尔紧急接见哈桑等人!这是大战前的征兆吗?

  2018年,对于叙利亚人民无疑是个好年头。

图片 1

  经历了无数次血战的叙利亚政府军在这一年取得的成果几乎可以用势如破竹来形容:2月1日,在叙利亚耀武扬威多年的以色列空军的F-16被击落;3月,第四装甲师解放大马士革东古塔周边地区;4月,南大马士革耶尔姆克难民营一带也宣告解放;5月,由老虎哈桑率领的大军抵达卡拉蒙东部山区,当地过半叛军不战而降。

是的,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接见老虎师指挥官哈桑,以及先前在伊德利卜南部进行视察都已经证明,叙利亚政府军将在近期发起大规模战役。

  8月初,随着花岗岩行动的落幕,盘踞在叙利亚西南部和南部的恐怖分子威胁也被铲除,叙利亚政府军饮马戈兰高地,彻底解决了后顾之忧。政府军随即将兵峰转向北方,十余万大军从三个方向奔赴伊德利卜,准备拿下这个全国最后的叛军聚集地。

只不过,叙利亚政府军要打的不是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土耳其和反对派武装,而是伊德利卜省和阿勒颇省的敌人。(巴沙尔视察伊德利卜前线)

图片 2

哈桑将军带领的是叙利亚政府军的精锐老虎师,这支部队由他在内战爆发后亲自抽调空军和陆军精锐进行组建。在2015年俄罗斯还没有出兵叙利亚之前,哈桑经常带着这支部队救火,哪里形势危急,他们就出现在哪里。而在俄罗斯出兵叙利亚之后,哈桑的老虎部队从旅变成了师,得到了俄械化武器,实力大为增强。

  2018年1月22日的叙利亚局势图

在2018年进攻东古塔,解放德拉和进军哈马省的战斗中,哈桑的部队都担任了先锋。而在2019年4月至9月的伊德利卜战役第一轮攻势中,哈桑率领的部队直接从正面出击,撕碎了努斯拉阵线防守的哈马北部防线,攻入了伊德利卜南部。

图片 3

巴沙尔接见哈桑,是在鼓励哈桑和他的部队在即将到来的伊德利卜第二轮攻势中继续英勇作战。(巴沙尔视察前线)

  德拉—库奈特拉战役完胜后准备奔赴北方的叙利亚安全部队

值得注意的是,哈桑的这支老虎部队人员并不多,只有一千多人。他们属于快速反应部队,尽管老虎师在近期参与了抢占幼发拉底河东岸的行动,接管了曼比季,拉卡和艾因阿拉伯等多个城镇,但它的主要力量依然处于伊德利卜南部。

图片 4

对于叙利亚政府来说,目前的当务之急并不是与土耳其对抗,直接攻击幼发拉底河东岸的敌人。因为俄罗斯已经与土耳其达成了利益交换,俄罗斯通过承认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建立安全区,并反对库尔德人继续留在安全区,换取了土耳其放弃伊德利卜的结果。

  德拉战役中缴获的大量坦克和装甲车对于叙利亚政府军而言是个极大的补充

因此,叙利亚政府军发动下一次大规模战役的地点位于伊德利卜省南部。那里有他们的老对手努斯拉阵线,土耳其已经不再打算为他们提供庇护。(向伊德利卜调兵的叙利亚政府军)

  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如果不出意外,政府军将会在11月初对大伊德利卜地区发动第二轮攻势,彻底清除此地的反对派武装。尔后,他们会在11月下旬对阿勒颇省西部的反对派发动进攻。

  当然,无论是叛军还是他们背后的金主,都不愿意就这样接受败局已定的现实。从2018年8月中旬开始,俄罗斯黑海舰队地中海分遣队就发现了到地中海周边北约军队的异动;同月21日,美英法三国宣称,“严重关切”叙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省可能的军事行动,将回应叙政府任何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迅速引起了俄叙双方的怀疑。

哈桑是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表现最好的阿拉维派将领;老虎部队只有1000多人,却是叙利亚政府军中最能打的部队。武力威胁总统巴沙尔,紧急召见哈桑。毫无疑问,叙利亚政府军准备开启新一轮军事行动。目前,叙利亚库尔德人的问题已经暂时解决,叙利亚政府军下一轮军事打击的目标应该是盘踞在伊德利卜省的反对派武装。哈桑与阿萨德

  很快,B-1B轰炸机开始转入地中海的美军基地,而美法在地中海活动的舰队也进入了更高的战备状态。随着越来越多的情报被收集和呈递到俄罗斯国防部,一个惊天的阴谋迅速浮出水面。

10月2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达成了一致,也就是确认了土耳其人拥有30公里纵深的安全区。此次会晤之后,普京与阿萨德通话。事实上,这次会晤以后,也就代表着土耳其与俄罗斯划分好了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势力范围。土耳其占据30公里纵深安全区,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拥有其他库尔德人地区。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军事冲突,双方还会在安全区外联合巡防。

图片 5

就在普京与埃尔多安在索契会晤的同时,阿萨德却到了伊德利卜省前线视察。要知道,这可是阿萨德在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得8年多时间里面,第一次到伊德利卜省巡视。在巡视的同时,阿萨德召见了老虎部队司令官哈桑等重要将领。毫无疑问,在叙利亚库尔德人的问题解决以后,阿萨德准备对伊德利卜省的反对派采取军事行动。

  俄罗斯国防部在叙利亚周边收集情报的效率要远胜于其他的参战势力

老虎部队是叙利亚政府军的拳头部队,往往出现在最激烈的战场,打破僵局,为政府军取得最后的胜利。老虎部队的成员都来自于阿拉维派,对阿萨德政权的忠诚不容置疑。例如,在2018年4月的东古塔之战中,老虎部队第一个冲入了东古塔市区。毫无疑问,如果阿萨德发起伊德利卜之战,老虎部队还将充当先锋军。尽管老虎部队仅仅有1000多人,却是令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闻风丧胆的存在。

  8月21日,俄罗斯情报部门发现,美国情报部门在伊德利卜省的活动突然加剧;23日,根据线人的报告,基地组织已经将数吨化学武器从土耳其运至叙利亚北部的伊德利卜省;在之后的25日,这批化学武器又被运到了哈马省与伊德利卜省的交界地区,而白头盔早在数天前就已经进入了该区域。很明显,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使用化学武器,并嫁祸叙政府军的行动正在展开。

目前,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大部分人员都盘踞在伊德利卜省,约有10名之多。早在2018年8月,阿萨德政府军赢得德拉省之战胜利以后,将大举北上,准备进攻伊德利卜省。不过,盘踞在伊德利卜省的大部分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都由土耳其人支持,受到了土耳其人的保护。所以,伊德利卜省解放之战才推迟了一年多。这一次,土耳其人撕破脸入侵叙利亚,阿萨德也准备撕破脸进攻伊德利卜省!

图片 6

欢迎大家讨论,你认为阿萨德能够在2019年结束叙利亚内战吗?

  白头盔出现在哪里,就意味着哪里要爆发“化武袭击”和“人道主义危机”了

叙利亚国家的北部库尔德居住地就是战场,也是美俄博弈比赛的舞台。美国战队如今独揽比赛,前期由于土耳其军人的参与美国人退出了比赛。自然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人就成了获利者!

  8月26日,俄罗斯先声夺人,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在当日的记者会上突然对相关国家发出警告:恐怖组织试图在叙利亚西北部哈马省一小镇使用氯气伪造化学武器袭击现场,并嫁祸叙利亚政府。

美国人看到如此之肥大的牛羊肉,热腾腾的冒着香气!叙利亚油井里滚滚流淌出来的黄金白银?怎能叫它人分享。于是特朗普从新披挂上阵再赌输赢!

  这一计划将在未来两天内展开,几名“说英语的外国专家”已经到达现场并将负责施放“毒气”,还有一批叙北部民众被送往该镇充当“群众演员”,他们将扮演遭到叙政府“化武”袭击的平民,并接受“白头盔”人员的救治。

  而这一切,都将被某“中东地区英语媒体”拍下来传播到网上。美国、英国和法国则将以此为借口,再度军事打击叙利亚政府军。

图片 7

  在叙利亚战事中,马克龙一直扮演着极度不光彩的“马前卒”角色

  作为几个当事方中存在感最稀薄的一个,法国总统马克龙在27日下午的演讲侧面证实了俄方的言论,他显然也笃定“化武袭击”箭在弦上:

  “法国已经做好了进一步打击叙利亚的准备,以应对大马士革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只要叙利亚被证实疑似使用了新的化武,那我们就会继续进行打击。”

  马克龙还信誓旦旦的表示,“未来让阿萨德在手中留下权力将会是一个糟糕的错误,虽然法国无权任命叙利亚未来的领导人,但是确保叙利亚人民能够做到这一点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利益所在”,将老牌殖民主义者的做派展现的淋漓尽致,俨然一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嘴脸。

图片 8

  塞浦路斯在英法对叙利亚的干涉中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图为18年4月袭击叙利亚时该基地内准备起飞的英方狂风战机

  与马克龙相比,英美在口头的反应就要低调一些,但是军事动作却要频繁的多。9月1日至3日,就有两艘“洛杉矶”级巡航导弹核潜艇进入地中海海域,停泊在直布罗陀南码头,随后,官员们也作出表态:“美军已经标记好了叙军的主要集结点和化武的储存、研究设施,只要袭击发生,待特朗普总统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以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

  在干涉叙利亚的“北约三贱客”里,最低调的还属英国人,或许是梅姨担心自己那惨淡的支持率,亦或是财政真的把钱花在了修园子上没钱干别的事了,他们什么像样的声明都没有发出,仅仅是提高了自己驻塞浦路斯基地部队的战备等级。

  而为了阻止事态的升级和军事干涉的发生,自9月1日起,俄军便将大量黑海舰队舰艇调入地中海,部署于叙利亚西部的塔尔图斯军港内,随后又在地中海东部划定了军事禁航区,并声明自己将在当地举行为期7天的军事演习。当然,演习总会结束的,俄军的下一步动作显然也值得各方继续揣摩。

图片 9

  穿越博斯普鲁斯海峡向地中海东部集结的黑海舰队

  叙利亚政府方面的反应就简单易懂的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公开表示:这场战争的目的就是要解放全部领土!政府各部门也表示坚决不谈判不妥协,军方则紧锣密鼓的扩编和换装防空军,并将他们重点布署在各个主要作战区域。

图片 10

  叙利亚防空军新补充的升级型S-125“伯朝拉”防空导弹在9月4日对以军军机的拦截作战中发挥了作用

图片 11

  叙军伪装布署的“铠甲”防空导弹系统

  相对而言,作为伊德利卜之战最重要当事方的土耳其,则是“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的一批”。其他当事方拥有明确和相对单一的目标,但土耳其的目标包括但不限于:1、保证趁火打劫的叙利亚领土不会被迫吐出去;2、保证安置在叙利亚北部地区的东突和难民尽可能不被赶出去;3、保证美国和其他北约势力不趁机利用库尔德人对土耳其进行破坏;4、尽力保持与冲突各方的关系。

  要在四个鸡蛋上跳舞,使得土耳其政府及其军队的表现显得有些精神分裂——他们一方面呼吁叙军不要轻举妄动,争取和平解决问题,另一方面又将作战部队源源不断的调往叙利亚伊德利卜省。

  一方面提出要加强与俄国和伊朗的合作,主动提议在9月7号在德黑兰同伊朗和俄罗斯外长进行会谈,另一方面又将大量的建筑材料运往伊德利卜省中部,准备建立一个新的遏制政府军进攻的永备工事区。

  既要求美方尽快移交库尔德人控制的曼比季和周边区域,又在西海岸和南部布置了更多的防空部队,准备防范与自己同属北约的“盟友”们的偷袭。其自相矛盾的内心,溢于言表。

图片 12

  土耳其在大量地将自己的部队调入伊德利卜的“停火观察哨”

  所有的这些调兵遣将、说狠话、搞事情,其围绕的中心都是一样的——伊德利卜,这场大风暴的的台风眼。

  暴风眼的形势

  伊德利卜省地处叙利亚西北,东临叙利亚战前最繁华的阿勒颇省,南临农业产区哈马省,西临贸易核心港塔尔图斯省,北则邻近土耳其。这样的地理位置,使得伊德利卜省成为了叙利亚北部的交通要冲。

  南北贯穿叙利亚的M5高速和东西贯通叙利亚的M4公路都穿省而过,重要的N2、N6、N7等公路也都经由当地。但因当地地形以丘陵和山地为主,平原和盆地较少,使得该省整体上经济结构相对落后,人口聚集区也较为分散。

图片 13

  纵穿伊德利卜省的M5公路

  在叙利亚战争初期,由于临近土耳其,该省的叛军可以轻松的利用口岸进行人员与武器装备的补充,装备水平和人数一度都要多于绝大多数省市;当然,该省的叙利亚边防军也一度成功阻止了当地叛军的快速发展。

本文由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俄土三方竞争叙哈Rees堡,土耳其共和国还要有

关键词: